官方微信
微信扫扫二维码
关注我们的官方微信
微信号:blkxnet
手机版
手机扫扫二维码
关注官方手机版网站
m.blkx.net
当前位置:首页 » 新闻 » 槟榔文化 » 正文

槟榔的“前世”与“今生”

放大字体  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:2017-09-04  浏览次数:

槟榔本为大气之物,守如山林,动如风火。

槟榔,挥斥风云,行远疫之义举;暗通风月,寓香闺之韵事;搅动细秀缀锦岭南风俗,留下千年之盛。它是岭南佳物的一个骄傲标志。

昔汉武帝曾御笔代言,三个皇上应声附和;承苏东坡汤显祖代写广告,众多才子群起响应;粤东粤西珠三角腹地皆视之为吉兆喜庆圣物。《潮州竹枝词》说:“得致槟榔一千口,胜他邻女有乌羊。”广州童谣亦有之:“年卅晚,摘槟榔。”

槟榔是一种高耸挺拔的常绿乔木,覆盖如伞,性喜高温;浅红色花苞中,透出一点桃红,成熟果实外裹一层橙红;当你咀嚼槟榔时,颈部会发热,大汗淋漓,面颊驼红,有种众里寻它一见钟情的浓炽鲜异。其色泽,如出一辙的透亮莹澈;其气韵,扰攘纷繁的肆意酣畅。前有南唐李后主“烂嚼红茸,笑向檀郎唾”之深闺煽情,间有苏东坡“可疗饥怀香自吐,能消瘴疬暖如熏”①之淳纯远至,后有汤显祖“但得槟榔一千口,与君相对卧红笙”之秀逸清婉,心擎飘摇偷猎愉悦的诸般况味,令人不胜驰想。

遥想槟榔当年,原属岭南粗粝之果,后既入林舍陋院,又进朱门豪宅,逐渐成为皇宫明珠和宠物,明万历《雷州府志·土产》上说“槟榔,多产琼州、徐闻。”明宝德六年(1431年)潮剧《刘希必金钩记》第58出,即有潮州地区过年吃槟榔习俗的记载②,潮剧这580年历史,不仅上溯戏曲史,比之1790年四大徽班进京为乾隆祝贺80大寿而形成的京剧,早了数百年;而且下逮槟榔,把它作为岭南习俗新的佐证。槟榔经历朝历代的岭南漂浮,一时啸聚,挥师北伐,致有汉代明代两度“攻陷京师”,清代又“攻陷长沙”的风云叱咤,可谓雄丽。

2016年6月21日,我前往徐闻参加《岭南行·临川梦——汤显祖学术广东高端论坛》。

6月20日,到达徐闻,住在杏磊湾酒店,杏磊湾古名沓磊湾,往东不远的白沙湾即海康,从宋代起,即是雷州半岛通往海南岛的18海里官渡。

汤显祖是个嗜槟榔的人。因目睹当时官场腐败,愤而上《论辅臣科目疏》弹劾大学士申时行,抨击朝政,触怒了皇帝,屡遭压制,而被贬岭南,放至徐闻当典吏,那是个“不入流”的九品以下闲职。他对槟榔的翘盼痴迷,洵然可惊,在《槟榔园》中写到:

莹莹烟海深,日照无枝林。含胎细花出。

繁霜消夏沉。千林荫高暑,羽扇秋箫森。

上有垂房子,离离隐飞禽。露乳青园滋。

霜氲红熟禁。堕地雨浆裂,登梯遥远阴。

落瓜莹肤理,着齿寒侵寻。风味自所了。

微醺何不任。徘徊赠珍惜,消此瘴疠心。

追怀无尽,情肠百结。这首诗让我们闻到了香气,听到了浆裂,感到了凉热,品尝了味道。王国维有言,“景语即情语”。艳遇不仅在男女,也在人与自然。

汤显祖与徐闻槟榔园主、龙塘镇邓家龄,情深谊长,视为同年知己。回去南京前,汤显祖从邓家龄处,或文化探求,或社会通晓,或人生洞见,岭南之“古怪”,尽在其中,汤显祖的“天下人古怪,不像岭南人”,这类插科打诨透视出岭南对他的复杂影响至为深远。离开徐闻时,汤显祖又有《寄徐闻邓母》“海蚌一瓯知味美,可怜无复报恩珠”之句,感激邓家在他月落星沉、井干路绝、人生失意时的春光寄托,感恩邓家在他从阴暗晦闷转向空明澄净时施以援手。

槟榔之缘、槟榔之恩,当涌泉相报。汤显祖岭南之行的秾丽恩情,在罗浮赏梅、新安访道,苍梧礼敬、深莞探孝,徐闻办学,澳门看夷船贾湖,肇庆会利马窦……通感的天地之恩,恩师之恩,知己相知之恩,危难救急之恩,指点迷津之恩,大都是他“消此瘴疠心”要“珍惜”的“恩珠”。

即至当代,感恩不仅是一种生活方式、精神慰藉,更是一种理想追求。在忧愁与欢乐,孤独与群欢,爱情与失恋,生死与存亡中,无处不在,无孔不入,成为失望失衡失序时的善恶之辨、正邪之择。经济学家亚当·斯密认为,情感(如感激之情)令社会变得更美好、更仁慈、更安全。耶鲁大学校长彼得·沙洛维在2014年毕业典礼的演讲中,更把感恩之心视为学生们最重要的“核心竞争力”。

“请槟榔”,在粤西粤东,都是一种习俗,有庄严的仪式感。“岭南槟榔重,盈门过礼时”(汤显祖《海上杂咏二十首》),婚礼时,新郎新娘捧着槟榔盒,依次敬奉,先请双亲,再敬长辈,长辈吃槟榔,须给“槟榔钱压,以示对新人婚嫁之祝福”。据几位雷州文化人描述,那槟榔盒,是用银制,盒内一侧摆金簪一支,可做新娘头饰,另一侧摆槟榔一枚。民俗民气,惇雅可爱。

槟榔之物,暨为下里巴人,亦为阳春白雪。民间流行,文人附雅,帝王痴迷。据《史记》载,汉武帝兵征南粤,以槟榔解军中瘴疬,功成后,在西安广种南木,槟榔入列,谓之荔宫。槟榔因此成功“攻陷京师”,成为昂贵奢侈品,有人誉之为古巴雪茄、波尔多红酒,应非虚言。《红楼梦》贾琏用的槟榔袋,配以伊斯兰玉盒,非等闲物;故宫博物馆内的乾隆槟榔饰物,以波斯人手工制作,和田玉器配伍,价值不菲;现存第一历史档案馆的嘉庆御批“朕常服用槟榔,汝可随时具进”“惟槟榔一项,朕常服用,每次随贡呈进,勿误”。槟榔经四个皇帝“烂嚼红茸”,四大才子千口咀嚼,歌咏百年,也算是精魂耿耿,胜过它物无数了。

槟榔此物,如同莞香,跟岭南那份牵系,文脉久远,江山有代,是两棵不老的摇钱树。历朝历代,都有槟榔税,明万历四年,槟榔青每笼四千枚,收税银四分,槟榔咸每笼万枚,收税银三分③,盖槟榔不仅是休闲品曲谈情说爱的佐食佳品,而且是健胃抗病毒、亢进交叉神经、抗疲劳的兴奋除弊良药。清代一次大瘟疫中,湖南湘潭死人无数,惟得道高僧背尸掩埋,竟无感染,众人多有不解,高僧遂出示槟榔:口嚼此物可远疫而不虞。槟榔之“攻陷长沙”源出于此。

据称槟榔的荷尔蒙旺盛,在岭南,伟大的谈情说爱是由槟榔开始的,明清时海南四大才子之一的王佐对此有深切体悟:“入体散无声,满面春熙熙,点唇脂失色,登颊酒无姿”,味觉视觉触觉,通体一辙,天然契合,南唐李后主《一斛珠·晚妆初过》更有“烂嚼红茸,笑向檀郎吐”,把嚼烂槟榔、笑着吐向情郎的场景描绘得骀荡恣意,娇憨无比,真传神之笔也。

注①:《咏槟榔》,《苏轼诗集合注》卷五十

注②:《潮剧史》吴国钦、林淳钧著,花城出版社2015版

注③:明万历《雷州府志·土产》

 
 
[ 新闻搜索 ]  [ 加入收藏 ]  [ 告诉好友 ]  [ 打印本文 ]  [ 违规举报 ]  [ 关闭窗口 ]

 
  相关评论
评论排行

推荐图文
推荐新闻
点击排行
 
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版权隐私 | 使用协议 | 广告服务 | 排名推广 | 网站建设 | 联系方式 | 招聘信息 | 网站留言 | RSS订阅 | 湘ICP备17008550号-1